非凡机械网

非凡机械
科学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喻虹渊:“秋波”到底是什么?

喻虹渊:“秋波”到底是什么?

  让世界听到中国眼科的声音

  演讲者:王宁利

  1、眼科主任给我讲了一个事情,完后问我愿意做眼科医生吗?当时我没有任何抵抗力,就痛快地答应了。

  大家好,我在这里,站在这个讲台上,一看全是年轻人,让我想起来了1977年的高考。参加高考以后,我报的第一志愿和我现在的工作根本一点没关系。我报的第一志愿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我想做一个画家,但是我没有成为一个画家,那一年我就成为了一名医学院的学生。大学毕业了,那么又要有选择:妇产科医生、儿科医生、眼科医生、骨科医生、心血管医生,很多的选择。我想做一个骨科医生,骨科主任一看,说:我劝你不要做吧,看你这个身体还能做骨科医生?一百一十二斤的体重。那怎么办呢,我说哪个科的主任能要我呢,当时眼科主任说让我去面试一下。做不做眼科医生呢?这个主任就给我讲了一个事情。他说你看,你见过盲人吗?我说见过,你见过盲人过马路吗?我说见过,盲人过马路是怎么过的?我说别人搀扶着过的,或者借助于盲杖过马路的,他说危险吗?我说危险。你说我们能帮助他再恢复光明,丢掉盲杖吗?我说我不行,他说眼科医生就是做这个工作的,我们能够救助盲人,留住光明,这就是眼科医生的职业,你愿意吗?当时我没有任何抵抗力,我就痛快地答应了,我愿意。

  2、“秋波”是什么?

  眼睛是我们心灵的窗户,我们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不但能看世界,而且让我们的大脑更加智慧,我们外界信息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是从眼睛来的。所以中国人很聪明,说这孩子特聪明,聪和明代表什么意思?耳聪目明。在座的很多都谈过恋爱对吧,谈恋爱的时候,男女之间要暗送秋波,或者叫互送秋波,但是在座的各位想没想过,“秋波”是什么?“秋波”还真有道理。你看我刚才在这个讲台上,我讲的时候,我特别关注你,我一定有个关注的对象,我们互相交流,但是我怎么知道你在关注我,当两个人互相关注的时候,他的眼睛是向里面收的,这个我们在医学上叫做关注角。我们眼睛的度数大概向内收五度到十度左右,这时候就开始关注你关注的对象了,所以这叫关注,但是关注不代表“秋波”,除了关注,我关心你,关注你的时候,眼睛往里面收以外,这时候人的内分泌系统,都会发生整体的变化,我们的泪膜,就眼睛表面有一层液体膜,它油脂是增加的,眼睛这时候发光了。

  既然我们说“秋波”和我们眼睛表面的液体膜有关系,我们叫泪膜。这个泪膜真的很重要,大家可以做一个实验,生活中大家可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你眼睛近视没戴眼镜的时候,打了一个哈欠,结果眼睛里有眼泪了,突然看东西清楚了,对不对?为什么呢?因为眼睛前面的泪液,形成了一个凹透镜,把你的近视部分地矫正了,让你看清楚了。所以我们知道我们眼睛是每天必须保持湿润的,只有在湿润的环境下,这个泪膜是健康的,眼睛的转动是灵活的,眼睛的感觉是爽快的。所以呵护我们的眼睛,是呵护我们的智慧。

  3、好医生就是要去用心、用脑、用智慧去创造奇迹。

  但是我们怎么看待一个医生?那么在改革开放开始,新技术大量地引进,这时候我们迅速地掌握了新技术,能给我们的患者服务,能解决我们原来解决不了的问题,这时候这个医生就是好医生。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一个病人,因为家里面的一个突发事件,最后他的青光眼发生了,双眼同时发生,几天后双眼失明了。失明了以后,他自己就认为没治了,再过了一个月到当地医院,医生说真没治了,再过了三个月到了省级医院,省级医院的医生说确实没治了,就这样差不多大半年过去。但是病人没有放弃,家属没有放弃,找到了我,说王医生,你说他还能不能有治?如果我告诉病人,按照教科书,按照我们的知识体系,按照我们所有的现在掌握的信息,我只能告诉他真的没治了。但是我们能不能拿出我们的心,拿出我们的脑,我们用我们的洪荒之力,真正地为这位病人去探索一下。尽管这么长时间,压力这么高,神经压坏了,他看不见了,但是我们知道,在一些压力性的疾病里面,释放了压力以后,他总会有一些神经,可能还会复苏吧,我们能不能让它释放以后能够恢复部分光明?经过我们的分析,经过我们的设计,最后我们用最简单的方法,先给病人做了个实验,把他的眼压控制下来以后,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们怀着一个那么期盼的心,拿着一个手电筒,再去照他的眼睛,病人告诉我:看到光了!

  我相信大家的掌声,代表了当时病人及家属心里面的这份心情。那么紧接着,有了这样的一个希望,我们给这个病人做了手术,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结果,这个病人已经能够在晚上透过窗户看到马路上的车灯,已经能够在家里自己躲避障碍物,能够拿到他的碗筷,这一点视力对他的更重要的意义是他又获得了他的生理节律,获得了光明。这就是说做医生到了这个时候,你要去用心、用脑、用你的智慧去创造这种奇迹。

  4、中国人对于国际眼科界的贡献在哪里?

  那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医生能不能真正地引领。我们知道这么多年来,中国医学上的技术设备都是从国外引进的,那中国人的贡献在哪里?中国人的发现在哪里?我们这一代人,和我们的后一代人,我们的再后一代人,我们有这个使命,要从一个技术进口国,设备进口国走向技术输出,设备出口。

  我们说青光眼,一说大家都知道,眼压高把视神经压坏了,大家都理解,高血压血压太高了,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并发症。但是在中国人里面,有相当一批,将近百分之八十的人,眼压不高,却得了青光眼。那眼压不高,怎么会把视神经压出一个坑,让病人失明呢?这是一个国际上的难题。我们通过我们临床上的神经外科的一个病人,脑脊液漏,他没有做修补,两年以后得了青光眼,当时我们分析,这个青光眼和这脑脊液漏有没有因果关系?我们就让这个病人最后还是做了脑脊液漏的修补,修补以后,脑压升高以后,青光眼停止了,我们认为是有关系。所以我们说正常眼压,青光眼的视神经损害,不是来自眼压,而是来自于眼和大脑的压力的压力差。

  那么现在我们这项研究也是越来越深入了,但深入的意思是什么?和我们的关系是什么?就是说希望这些青光眼的患者能够找到一种更有效的方法,让他们不要失去光明。那么现在国际上因为这项发现和我们后续做的工作给了我们很多荣誉,这个是对我们中国人对整个国际眼科界的一个贡献的认可,是我们作为一个中国眼科医生应该值得骄傲的事情,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个鞭策,我们应该更加努力做好这件事情。

  5、一次误诊经历带来的人生转折。

  每个人的诞生,是万万万亿分之一的概率诞生的,这个生命来得是那么地不容易,我们每个人要呵护生命。那我对生命的意义的理解呢,是在四十三岁的时候才真正理解。我四十三岁的时候在美国,那时候我的体重已经一百四十八斤了,完了以后得了一场大病,高烧了四十三天,体重降到了一百零八斤,最后实在不行了,坚持到美国的一家大医院,去看了一次,结果看病的结果,让我几乎崩溃了,美国医生告诉我:对不起,检查都检查完了,你得了甲状腺腺癌,完了以后告诉我已经淋巴结转移了。这时候我就躺在床上想,四十三岁完成了博士,完成了博士后的学习,正是能够为家庭、为社会来做工作作贡献的时候,能实现自己人生的一些设想的时候,我为什么就要离开这个人世间呢?

  我在美国实在是没办法就医了,费用太高,回到了国内,在国内的医院进行检查,最后的诊断结果,甲状腺腺炎,美国误诊了!但是从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了,我坚决不能浪费我的人生。我每天的工作模式就变了,每天早晨七点钟肯定到单位,没有特殊情况,晚上十一点钟离开医院。我的人生变得有了目标,生命是那么地可贵,要点亮生命之光,照亮自己,照亮别人,这句话对一个眼科医生,更为重要。

  我现在又回忆起来,当时我进眼科的时候,主任说的一句话:我们眼科医生的职责是什么?你能帮助那个盲人丢掉盲杖吗?现在我回答我还不能,我们现在还在努力,我相信通过我们下一代的努力,我们中国眼科医生一定能回答这个问题!

非凡机械网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非凡机械网 » 喻虹渊:“秋波”到底是什么?
分享到: 更多 (0)